亲亲小说 - 网游竞技 - 渣前夫对我上瘾,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- 第324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可能是冤枉的!

第324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可能是冤枉的!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看了林景扬一眼,有点蔫蔫地开口:“随便聊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儿子质疑自己的感情生活,陆山河觉得挺委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断有女人找上门,也确实像是啪啪啪在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明说不会再有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到底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陆山河知道了,是夏莹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肯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所以他查了医院的监控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廊上的监控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如此,陆山河还去找了唇语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就知道夏莹莹对林奕澄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听完以后,陆山河整个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去掐死那个女人!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敢跑到林奕澄面前,挑拨离间!

    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修复了一点关系,被她轻飘飘几句话,就要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林景扬说林奕澄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听了这样的话会开心!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想弄死她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之前她的所作所为,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陆山河立即叫人把夏莹莹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没安什么好心,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陆山河的时候,林奕澄的表情态度都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说林奕澄不开心,陆山河也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夏莹莹说的那些话,越想越觉得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夏莹莹说的……有些话是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陆言章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言章的确做了对不起他母亲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事,怎么就扯上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了?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不会相信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陆言章渣,不代表他也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……他之前是渣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真的是诚心悔过,要改过自新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了,眼看有了点希望的火苗,被人一盆水给浇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些人一个个都这么不是个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么一回,陆山河对陆言章的印象就更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陆言章回来过年,陆山河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春节,陆山河都会去科研所看望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这个所谓的父亲,他并没有多少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老爷子说过,以前两口子感情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为陆言章出轨,所以这个家才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陆言章没有做错事,他们虽然忙,但至少会给陆山河一个温暖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像现在这样,陆山河从小就没感受过父爱母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陆山河觉得自己对陆言章的怨恨,已经减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经过夏莹莹的提醒,他对这个所谓的父亲,又添了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,几十年以后,他做的那件事,还会对陆山河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陆山河又想到了傅司南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那个人身上流着的血,有一半是和自己一样的,陆山河就觉得格外厌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事!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正想着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一眼,接了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开口:“陆总,傅司南出车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南一次次挑战陆山河的底线,陆山河忍无可忍,把人送到了国外最艰苦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,陆山河不干涉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想回国,那是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那地方自然条件恶劣,就算有钱也毫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派人盯着他,现在打电话的这个,就是负责这件事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没?”陆山河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”对方说:“不过他大出血,这边医疗条件不够,而且血库也没有他的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嘴上问死了没,但他还没丧心病狂到要借机弄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奇怪:“他什么血,血库里还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的医生说是什么熊猫血,很稀少的,如果不转院,他肯定会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熊猫血?”陆山河腾地站起来:“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定啊,医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说:“你找人,用直升机带他去最好的医院,一定别让他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陆山河心跳有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,这件事,可能不对劲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陆家,可从来没有什么熊猫血!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打电话给陆言章:“你知道傅司南母亲是什么血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言章见儿子主动打电话给自己,喜不自胜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见了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傅司南母亲?我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她是你的助理,要进科研院,肯定会有入职体检。能找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儿子第一次对自己提要求,陆言章立即表态:“能!我这就叫人找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挂了电话,就联系科研院那边的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在旁边看着,说:“现在对他有求必应,你早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言章委屈道:“那时候不是一心都扑在婉玉身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冷哼一声:“那也没见你把儿媳妇哄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言章说:“我一年能见她几次!她天天躲着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你活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!”陆言章说:“我都说一百遍了,我根本不喜欢那个女人,我也不可能碰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都生出来了,你还在狡辩!就你这个态度,一百年也追不回婉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根本没人信我!”陆言章说:“我没做过那样的事,我为什么要承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被人抓奸在床了,你还不承认!你还是不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!为什么你们没人信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要气死了:“你走,别让我看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让他生气的不是陆言章做了错事,而是他做了错事,还死不承认!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个多小时,陆言章的同事才给他回复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二十几年前的信息,不太好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科研院各种信息都保存得比较完好,所以那个女人的信息也都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言章收到以后,直接转发给了陆山河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子和儿子之间,仿佛天生不对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陆山河是秦婉玉生的,陆言章这些年也努力在弥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之前的造成的伤害太大,陆山河已经到了这个岁数,有没有父爱,对他来说,已经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陆言章除了在科研院追老婆,平时没事就给陆山河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陆山河不搭理他,他也一个人发得很起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的还多数都是秦婉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之所以会怀疑这件事,也是因为……他觉得,他爹是真的喜欢他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当年的事情,有没有可能,他爹真的是被人冤枉,甚至被人害的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件事能查清楚,那他就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了!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