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 - 网游竞技 - 渣前夫对我上瘾,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- 第267章 人心阴暗的一面

第267章 人心阴暗的一面

        剧痛传来,施长海啊一声惨叫,下一秒,怀里一空,孩子已经到了陆山河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抱着孩子后退,还不忘一脚踹过去,正中施长海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施长海这些日子瘦了不少,哪里禁得起他这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飞出去,砰一声砸在墙上,又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捂着胸口,只觉得剧痛无比,竟是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陆山河,看着林景扬的目光满是关切,哪里有半点嫌弃讨厌的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刚刚他那么说,完全是想分散施长海的注意力,然后趁机偷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看了看林景扬的脖子,问他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陆山河怀里,四岁的林景扬显得格外一小只,他绷着小脸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都吓死了,扑上来抱他:“乐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发生这样的事情,就算孩子身上没伤,心理上说不定会吓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看着他:“你很勇敢,真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也看他:“你也不错。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我妈咪,我不想让她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换了其他的四岁孩子,现在早就吓得哇哇大哭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林景扬,自始至终都很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看他这么冷静理智,心里醋意翻腾——林奕澄和那个洋鬼子生出来的孩子都这么优秀,如果是他和林奕澄生,那孩子得多棒?

        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把人抱住,一颗心才完全落下来,情绪大起大落,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还伸出小手拍拍她的背:“我没事啦,阿姨,你不要自责,出现这样的事情,都是因为那个人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突然止了哭泣,把林景扬塞到陆山河怀里,拿起旁边一个棍子,走到施长海身边,用力往他身上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坏蛋!畜生!”季书妍第一次打人,声音都在颤抖:“你怎么这么坏!你去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和林景扬一大一小对视了一秒钟,然后同时很嫌弃地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开口:“别打死,留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施长海抱着脑袋,怒道:“陆山河!你卑鄙!竟然搞偷袭!你还是不是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冷笑:“你都不是人了,对付畜生,自然不用讲究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去看林景扬:“刚刚情势所逼,迫不得已,对不起,我说了什么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说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单手抱着他,另外一只手伸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安静了两秒钟,才满脸嫌弃地跟他拍了一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又气愤又紧张又害怕,浑身都在发抖,都没有多少力气,打了他几棍子,就几乎站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单手抱着林景扬,另外一只手扶住了季书妍的手臂:“好了,会有人教训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安静了几秒,又伸手把林景扬接过来,整张脸埋在他稚嫩的肩头,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陆山河抬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施乾泽和周牧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没事吧?”施乾泽看见乐乐被季书妍抱着,这才放心,然后去看施长海:“你可真能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牧生沉默地走到季书妍旁边,看她哭得身体都在颤抖,忍不住想要抱抱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察觉自己这个念头,忍不住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抱着孩子。”施乾泽轻声对季书妍开口:“没事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吸吸鼻子,一双眼睛哭得红通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给她擦泪:“阿姨,没事了,你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握住他的小手,用力点头:“嗯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,身子晃了晃,只觉得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牧生一把抱住她:“妍妍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和秦宝环接到消息,赶到医院的时候,季书妍还没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秦宝环都要气炸了:“妍妍怎么会突然晕倒?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景扬抱着林奕澄的脖子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把施长海处理好,急匆匆赶过来,看见秦宝环发飙,也有些犯怵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倒霉的是刚回国的施乾泽,看着暴躁愤怒的秦宝环,他选择一把把人抱起来,先带走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宝环在他怀里挣扎,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施乾泽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人抱进车里,秦宝环的手还在胡乱挥着,啪一声打在施乾泽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很清脆,让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施乾泽握住她的手腕,温柔地吻上来:“宝宝,我好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见秦宝环离开了,略过陆山河,她去问周牧生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牧生看了陆山河一眼:“让他跟你解释吧。你们找个地方聊,我守着妍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皱眉:“不用。他们没事就好,你们走吧,等妍妍醒了,我会问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橙橙……”陆山河开口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奇怪:“你给我道歉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牧生连忙把林景扬抱过来,又推了陆山河一把:“你们去那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哎了一声,陆山河牵住她的手腕,拉着人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挣开他:“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走到走廊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回头去看,周牧生已经抱着乐乐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说妍妍没事,就是情绪大起大落,受刺激了,所以才会昏睡,醒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到底受什么刺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施长海。”陆山河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,最后道:“是我不好,没防备他做这样的事情,让乐乐受惊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都要吓死了:“施长海?他……他简直是没有人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想想施长海那个畜生挟持了乐乐,还把妍妍吓成这样,林奕澄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橙橙,你别担心,妍妍没事,乐乐也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!”林奕澄眼里有了泪水:“他还是个孩子!大人都受不了,何况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了一下,这才说:“不是你的错,你不用跟我道歉。不好意思,我情绪有点激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流泪,陆山河心疼不已,想把人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手指动了动,却连抱她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心里,都有阴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承认,其实施长海有句话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会想,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他和林奕澄之间,不会有那么多的阻隔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,陆山河的心里也充满了自责和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