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 - 网游竞技 - 渣前夫对我上瘾,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- 第127章 看了她的日记

第127章 看了她的日记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江寄琛把林奕澄送到了一家饭店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在这里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和他谈。”江寄琛想了想还是不放心:“真的不要我陪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林奕澄说:“你也不用等我,和他谈完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进去。”江寄琛说:“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进了饭店,发现饭店一楼大堂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进来,大堂经理忙上前迎接:“林小姐是吧?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楼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这是把整个饭店都包下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经理带她来到饭店最豪华的包间,轻轻敲了敲门,动作里都透着恭敬和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里面有了声音,她才推开门:“您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知道陆山河的排场向来很大,只是没想到,他谈个离婚的事,还能包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真是钱多到没地方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从外面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这才抬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厅很大,古色古香的饭桌,看上去可以容纳几十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一个人坐在主位,冰冷的眸子看过来,没有丝毫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只有他自己,林奕澄皱眉:“律师呢?不是说让我过来签协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陆山河这样说,林奕澄也不可能会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陆山河的魅力,对她来说,可以让她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陆山河是渣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的容貌,气质,甚至他看人的冰冷的眼神,都叫女人心底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承认自己很没出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控制自己,她发誓不会爱上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实是,她根本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已经打定主意,以后不再和陆山河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来到之后,她张嘴就问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林奕澄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你真的要离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林奕澄闹了那么一次,股东大会最终还是草草散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第一次因为私事无心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结报表就在大屏幕上,他看过去,上面出现的却是林奕澄那张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无疑是愤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愤怒之余,其他的情绪,则让他觉得陌生和惶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林奕澄的胆子竟然这么大,敢把事情完全放在了明面上,当着那么多人,让他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丢脸是一方面,自尊也被她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一瞬间,陆山河担忧的竟不是自己丢脸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纠结矛盾了许久,他终于确认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管以后怎么样,他现在,不想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家才知道,林奕澄背后有老爷子撑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两人离婚的事情,也不知道林奕澄怎么和老爷子说的,老爷子竟然让他不要迁怒林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这才发现,除了这个,他好像没有什么东西,可以胁迫到林奕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认知叫他心底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种情绪在心底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在两人的卧室里发现了林奕澄的一些私人用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联系了她,约她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陆山河这么问,林奕澄直接说:“是,我要离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陆山河问:“别用什么所谓的借口敷衍我。林奕澄,我要听真话。不然,老爷子也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在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话?

        真话是她爱他,哪怕陆山河不是个东西,她依旧爱得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自己继续沉沦,所以她才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能说吗?

        说了就是自取其辱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心里有喜欢的人,根本不屑和我组成一个家。”林奕澄说:“离婚正合你意才对,你又何必这么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我的原因。”陆山河敲敲桌子:“说你自己。为什么要离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怒了:“陆山河,你不会是想反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奕澄,我还真的差点被你骗了。”陆山河起身,两手撑在桌上:“你这招欲擒故纵,玩得可真是精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皱眉看他:“什么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承认?”陆山河拿了桌上的东西走过来,逼近她:“你根本不想和我离婚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后退两步:“我要是不想离婚,何必这么大张旗鼓的折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……你想引起我的注意,想让我的目光落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深吸一口气:“陆山河,你什么时候添了一个自恋的毛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恋?”陆山河嗤笑一声,把手里拿的东西往桌上一扔:“的确,我也有自恋的资本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觉得他简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他扔的是个盒子,黑色的,方方正正的,笔记本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收回目光:“不说那些了,离婚的事,你赶紧找律师协商,到时候,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欲擒故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打开看看?”陆山河抬抬下巴,示意她看桌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交集,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山河,我们好歹夫妻一场,现在好聚好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是看了你的日记,我险些被你的演技骗了。”陆山河冷笑:“还以为,你真的要和我离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奕澄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刚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日记?

        她一颗心猛地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再一次用眼神示意那个盒子:“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愣了几秒钟,突然伸手,把黑子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,是一本烟灰色封面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瞳孔猛地扩大,目光里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呆呆站着,只觉得眼眶酸胀,喉头哽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,她的日记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她刚嫁给陆山河的时候,太多的爱意和心事无处宣泄,写下来的那些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字一句,都是她对爱情的期盼,对陆山河的依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她把自己一颗心渐渐尘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日记,也上了锁,被她放在了最角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都想不到,陆山河竟然会看到这本日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颤抖着伸出手,想去碰,又慢慢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多希望,这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也清楚地知道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艰难地开口;“我的日记本,你……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