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 - 网游竞技 - 渣前夫对我上瘾,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- 第118章 你竟然敢嫌弃我?

第118章 你竟然敢嫌弃我?

        看陆山河兴致缺缺,其他人也不敢多留,陆陆续续都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房间里只剩下陆山河和杨雨桐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雨桐还没开口,眼圈就红了,泫然欲泣地看着陆山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对着这张脸,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:“怎么了?有人欺负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雨桐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,也知道该怎么在陆山河面前展现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摇摇头,咬了咬下唇: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只是好几天没有见到你,太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这才惊觉,过年那几天,他好像都和林奕澄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,他竟然觉得那几天时间过得很快,甚至有些叫人留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在以前,是从来没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靠在椅背上,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,自己那几天可能是太累了,所以才会觉得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他怎么会觉得和林奕澄在一起是快乐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别说,他还和江寄琛几人吃了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更不可能叫人快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的感觉,也有可能是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看了看杨雨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张脸,虽然只有五分像,但也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:“走,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河,”杨雨桐也起来,抓住他的衣袖:“我刚刚看业主群,我们那里停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看她:“停电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好黑啊,我不敢一个人回去。”杨雨桐抿着唇看他:“山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欲言又止,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说:“我送你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雨桐高高兴兴跟他出去,到了酒店,她再想办法把人留下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店旁边就有个酒店,杨雨桐说:“这里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走路过去,陆山河突然看见一个身影,他目光里有了震惊,一晃神,再看过去,那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雨桐见他发呆,开口叫他:“山河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却没有了耐性:“你去酒店住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迈开长腿,朝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追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雨桐叫了他好几声,他头也没回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雨桐指甲掐在掌心,满眼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追过去,却发现大街上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那个身影,像是他产生的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,像是被天地都抛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半夜渴醒了,晚上吃的牛肉煲有点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习惯性伸手往旁边摸,伸到一半,才想起陆山河已经几天没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床头柜准备温水,是陆山河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沾他的光,也能喝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陆山河不在家,她只能下楼倒水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快十二点了,佣人也都休息了,老宅很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踩着楼梯下来,直接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接了水,喝了小半杯,透过窗户,看外面影影绰绰的树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小时候,陆山河看着她嫌弃的眼神,想起陆山河和江寄琛打架,想起那年在部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放下两个字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,太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,不经意地抬眸看过去,惊呼一声:“谁在那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客厅沙发上,坐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没开灯,她只看到一个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半夜的,林奕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啪一声,她开了灯,眼睛适应了光线,她讶异:“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沙发上的人,正是陆山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手臂横放在眼睛上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走近了一些,闻到了他身上烟酒混合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闻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站在那里,不动了:“你喝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没动,也没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想转身就走,这男人醉死也跟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实是,她站了几秒钟,走了过去,把男人的手臂拉下来,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还没收回来,就被男人抓住了手腕,一把把她拉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吓一跳,大半夜的,她也不敢叫,声音生生压在了嗓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禁锢着她,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发什么疯!”林奕澄挣扎不动:“放开我!我要去睡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。”陆山河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醉意:“还是,你想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山河!”林奕澄咬牙,深吸一口气才说;“上楼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陆山河到底醉没醉。

        闻他身上的酒味,很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抱着林奕澄上楼的步伐,又很稳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最讨厌的就是烟酒混合的味道,偏偏陆山河现在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外面她怕惊醒老爷子,不敢说什么,进了房间,她就开始挣扎:“陆山河你放开我!你身上臭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嫌弃我?”陆山河直接把人扔在床上,然后压上去:“你凭什么嫌弃我?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?林奕澄,你竟然敢嫌弃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也急了,压根不想让这个又脏又臭的男人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却在下一秒直接撕碎了她的睡衣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这次不再放纵自己,也不再纵容陆山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拼命挣扎,哪怕力气小,也不想让这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紧紧钳住了她的手腕,压住了她的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力气比她大太多,林奕澄在他面前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腕生疼,腿也被用力压着,完全动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吻过来,林奕澄躲开他,男人滚烫的唇落在了她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的双手高举在头顶,他单手轻轻松松就压制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只手,他捏住了林奕澄的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白的下巴被捏出了红印,他强迫她接受自己的亲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毫不犹豫地咬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唇齿之间顿时有了浓浓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陆山河的舌头出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热吻只停顿了一秒,接着,陆山河像是闻到鲜血味道就兴奋的饿狼,疯了一眼的,更加深入热切地吻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这次连咬他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被动承受着他的吻,但凡她有挣扎的迹象,他就狠狠用力钳制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离开她的唇,滚烫的吻沿着脸颊,一直亲到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喃喃出声,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一瞬间手脚冰冷,心脏剧烈收缩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压着她,叫了别的女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