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 - 网游竞技 - 渣前夫对我上瘾,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- 第60章 我证明没有睡别的女人

第60章 我证明没有睡别的女人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终究是出去把外套脱了,老爷子才允许他进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家里向来没有这种味道,”老爷子怒目看他:“你是不是在外面招惹别的女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忙说:“没有,可能是不小心蹭到的。爷爷,我先上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楼上,卧室的门被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敲了敲,林奕澄在里面应了一声;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林奕澄才开门,换了一套纯色家居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往外走,显然是要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陆山河看来,她这个架势,是一点都不想和他单独相处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:“那个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直接说:“挺好的,挺贵的,还是限量版,是我鼻子档次不够,享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以前真的不知道,林奕澄说起话来,这么牙尖嘴利,叫人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几乎是天天都在领教她这份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咬牙,努力压抑怒意,解释道:“是杨雨桐差点摔倒,我扶了她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又打断他的话:“什么扶不扶的,这味道大的,说没有亲亲抱抱,谁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发现,这女人总是轻易就能挑起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别人眼里,他是深藏不露喜怒不形于色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林奕澄面前,他像是一点就着的爆竹,跟愣头青似的,总是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认知让陆山河无比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掌控一切的感觉,不喜欢人和事物超出他掌控的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喜欢自己的情绪能被另一个人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这个人还是林奕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联姻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想到这些,脸色更冷:“不是你让我去跟别人睡?怎么,搂搂抱抱就接受不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林奕澄挣开他的手:“只是拜托陆大总裁下次偷腥之后,记得把自己洗干净,那味道熏到我就算了,熏到爷爷,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头也不回下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一拳砸在门上,气得想把她抓回来,掐断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换了衣服,想了想,心里还是不舒服,索性去洗了澡,又换了一套,这才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楼下,爷孙俩正说笑,见他下来,不约而同停了话,敛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更过分,还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得陆山河掉头想走,却又没办法,只能狠狠瞪了林奕澄一眼,这才过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到底是谁家?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孙媳妇,怎么混得比他这个正经嫡孙还吃香了?

        吃过饭,老爷子刻意留下陆山河,又把人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上楼,就看见林奕澄那女人趴在床上,不知道和谁讲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两条小腿抬起来晃,裤腿滑下去,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腕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穿袜子,白嫩嫩的脚丫子一下一下,晃的陆山河眼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打算,回来老宅,林奕澄当着老爷子的面,不敢给他甩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倒好,老爷子也站她那边,两个人一起给他脸色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算计了一番,结果倒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?

        从来不曾失算过的陆山河,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突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,看见男人单膝跪在床上,两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脚腕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书妍在电话那头问:“怎么了橙橙?”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说狗男人抓住她,准备后入吧?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飞快开口:“没事,我先不跟你说,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扔了手机,男人已经压下来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后,引起她身体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山河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声音明显带着调侃:“我在呢,别叫那么大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开!”林奕澄被他压得动弹不得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干什么。”男人大手从她腰间伸进去:“天天干,天天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滚!”林奕澄胡乱蹬着脚丫子: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是为了证明,我没在外面睡别的女人。”陆山河说:“都给你了,别人……一滴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只觉得一张脸都烧起来了,又气又热又羞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被迫趴在床上,根本没办法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 脚丫子也很快被男人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费力抽出一只手,胡乱摸到一个东西,想也没想,挥手砸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的肩膀被砸中,没有多疼,但林奕澄的态度叫他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敢打人?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想开口,却听见有什么东西从林奕澄的包里滚出来,咕噜噜一直滚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过去,看见一个白色的药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也看见了,她顿时忘记了挣扎,目光闪烁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下意识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不想继续,林奕澄的衣服都掀起来了,他却顾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身,他长腿一迈,就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比他还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他身下钻过去,直接弯腰,想要拿起那个小药瓶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一只更长的手臂,越过她的头顶,比她快一步,把药瓶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抬手就去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起身,手臂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这样,林奕澄都够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管不顾地几乎贴在陆山河身上,甚至抱着他的手臂,要去够他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本来脑子里就全是怎么欺负她的画面,刚刚被打断,这会儿,这女人还不知死活往她身上又贴又蹭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蹿下跳的,跟兔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当他是死的?

        但偏偏,他自己还跟上了瘾似的,就这么故意逗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也发现了,这狗男人个子高,她这样根本够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,直接抬腿上床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陆山河突然转身,林奕澄一下摔在他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本来对这个小东西没那么大的兴趣,但看见林奕澄的反应,他反而越发想知道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背着林奕澄,他慢条斯理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复方炔诺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不懂,直接去看说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没看清,眼里只剩下明晃晃两个大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避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避孕药!

        林奕澄竟然吃避孕药?

        她竟然敢吃避孕药?!

        陆山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双手往后,托住林奕澄的身子,一个用力,把人放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压上去,拿着那小药瓶,满脸阴冷:“林大医生,你给我解释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